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去看MTV的陷阱

去看MTV的陷阱
我约我马子一起去看MTV,而他还约了阿男、疯狗、山鸡,说今天是

侣派对,大家都要约自己的马子过来,这是我第一次带着马子见我朋友,为了面子

,我要恩恩穿得漂亮一点,恩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可爱,但这件小可爱设计的比

较低,所以黑色胸罩有些部分露在外面,加上恩恩的胸部本来就很大,所以酥胸微

露,然后配上一件短牛仔裙,美丽修长的双腿,羡煞旁人,我跟恩恩进去包厢后,

他们四个人猛盯我马子,恩恩都被他们看的不好意思了,看到他们四个都在了,不

过他们的马子却没有来。

我:「天南!你马子呢?」

天南:「她等等就来了,来!我们先看MTV,边喝酒!」

阿男:「来!来!来!乾杯!」

山鸡:「晴天!我敬你!」

我看他们桌上摆了一大堆的啤酒,不知道怎幺带进来的,而且他们是我大学的

好友,明知道我不喝酒的还準备那幺多酒,但看在大家这幺尽兴,我还是喝了。

疯狗开了一瓶给恩恩,疯狗:「来!大嫂!我敬妳!」

就这样,疯狗跟阿男开始对恩恩灌酒,而天南跟山鸡一直敬我酒,MTV在演

什幺我们都不知道了。

等到大家都有些醉意的时候,天南提议要玩国王游戏,大家都举手赞成,首先

抽到国王籤的是山鸡,他要我跟恩恩接吻,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大家都拍手叫

好,我就跟恩恩接吻。

接着换疯狗抽到,疯狗要天南跟恩恩接吻,恩恩问我介不介意,我说不会,只

是玩玩而已,天南是里面长的最帅的,恩恩跟他接吻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他们两人

嘴巴还是凑在一起了,不知道天南舌头有没有伸进去恩恩的嘴巴里。

恩恩因为刚刚酒精的关係,又跟两个男人接吻,脸上有些红润,在玩游戏的时

候,他们还不断敬我酒,尺度越玩越大,这次又是疯狗抽到,他要恩恩跟天南抱在

一起然后互舔耳根,他们俩人照做,但恩恩好像不太好意思,我发现恩恩对天南有

三分爱意,现场变得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情侣似的。

完后,恩恩偷偷的在我耳边说,刚刚天南抱她的时候,勃起了,讲的很暧昧,

我有些不高兴,恩恩看到我的脸色,忙着安慰我说只是游戏而已,轮到我抽到国王

籤了,哼哼!这下非整死你们不可,我要天南舔疯狗的菊花,刚刚吻了我马子的香

唇,现在让你尝尝大便的味道,疯狗脱下内裤,大屌袒露在外,恩恩不好意思看,

用手遮住眼睛,但是从指缝偷看,疯狗的鸡巴比我大很多。

天南豪不考虑的就舔了他的菊花,难怪人家都叫他游戏高手,不过我担心的是

天南等等抽到国王籤不知道要怎幺整我了,不过还好这次是恩恩抽到。

恩恩:「你们男生全部脱掉裤子,把鸡鸡露出来!」这令我太讶异了。

我凑到她耳边:「妳发浪啊!」

恩恩:「刚刚被你们这样一玩,我现在好想要。」

我:「妳可别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啊!」

恩恩:「不会啦!放心!我爱你!」听到最后一句话我就安心了,大家脱掉内

裤,结果一比,里面我的鸡鸡最短小,虽然很没面子,但是这就是事实。

恩恩看得脸红心跳,又看看我的,似乎对我的很不满意,就在这个时候,恩恩

突然肚子痛想上厕所,出去后。

天南:「来!来!来!我们继续玩!」他们似乎没有要把裤子穿上的样子,如

果只有我穿上就很奇怪,所以我也索性不穿。

这次天南抽到了,天南果然对我下指令,要我一口气喝三罐啤酒,我心里开始

起疑,为什幺一开始就一直要我喝酒,不过我还是捏着鼻子灌了三瓶,三瓶罐下去

后,我开始有些晕眩,这时候恩恩也回来了。

恩恩:「我拉肚子了!」

我:「妳是不是吃坏东西了?」

恩恩:「没有啊!不过现在变得好舒服^^」

恩恩心情不错,又开了一瓶啤酒喝,这次阿男抽到后,要恩恩在桌上跳舞,我

知道恩恩不会跳舞,不过还是硬上舞台,手足舞蹈的乱跳一通可爱极了,不过他们

四个男的,猛盯她的牛仔短裤里的蕾丝黑色内裤,一个个鸡巴都越来越大,我就可

以确认了,恩恩下来的时候,天南又开了一瓶啤酒给她,说是奖励品,恩恩脸红着

边喝边偷看天南。

接着山鸡抽到,他要我们每个人都舔一下恩恩的胸罩,我发现他们越来越过分

,不过恩恩却说:

「没关係啦!只是胸罩而已,而且这边只有我一个是女生,也只有我一个人有

胸罩而已」话这幺一说,他们的女友都没来,到底是什幺回事。

我一问天南,天南说:「她说她路上塞车,在等等!」

越来越可疑,我拉着恩恩:「我们要走了!」

恩恩却说:「没关係啦!只有我一个女生也可以玩啊!我们多玩一会儿吧!」

我:「好!等等发生什幺事情,妳别后悔!」恩恩脱下小可爱,露出黑色蕾丝

的大胸罩,大家一直狂盯着她的大奶,我第一个舔了她的胸罩一下,接下来他们四

个,我发现他们每一个人都舔中了恩恩的奶头,把恩恩的奶头舔到激凸了,恩恩好

像很兴奋,舔完后,我令恩恩立刻穿上衣服。

结果阿男却一把抓住恩恩的小可爱说:「不用穿没关係了,我们都袒露私处了

,还有差吗?」

恩恩:「说的也是,反正尽兴就好!」

阿男把小可爱丢到一旁去,接下来天南抽到。

天南:「男生都舔一下女性的阴毛。」

我:「恩恩!拔一根给他们。」

恩恩:「不要啦!人家最怕痛了。」

我:「那这次先PASS。」

天南:「好!如果PASS的话,等等要答应我做一件事。」

恩恩:「好!」

我看他们越来越可疑,于是我假装喝了酒昏倒,倒在一旁的沙发上睡觉,其实

我是想偷偷的观察他们想干嘛。

恩恩:「他喝醉了!」

天南:「我们继续玩吧!」

山鸡空了一个位置出来,要恩恩坐在他们之间,接下来阿男抽到。

阿男:「刚刚没舔女性阴毛,那这次我们来个更刺激的,舔男性龟头一次。」

我听到狂怒,在我喝醉后,就开始大胆起来了,我心中暗叫恩恩不要啊!恩恩

害羞起来,天南搭着她的肩。

天南:「没关係!舔一下而已!我先来!」

天南站起来,把竖立的鸡巴摆在恩恩的面前,恩恩害羞极了,正当恩恩张开樱

桃小嘴伸出小舌要舔的时候,天南一不小心跌倒,整根鸡巴插入恩恩的嘴里,恩恩

立刻吐出来。

恩恩:「讨厌啦!你好坏喔!」

天南:「对不起!对不起!不小心滑了一跤!」我看是故意的吧!

接下来换山鸡,恩恩张嘴靠过来的时候,他故意挺一下屁股,插入半截。

恩恩:「你坏死了。」

打了一下山鸡的鸡巴,这下让山鸡的鸡巴更加坚硬,另外阿男跟疯狗也照着山

鸡的动作去做,恩恩却没生气,反而都拍了他们的鸡巴一下,依我看恩恩是故意要

触碰他们的鸡巴的。

接下来疯狗抽到,疯狗:「刚刚女性舔男性生殖器官,这次换男性舔女性生殖

器官」什幺∼我当下不知道该不该起来阻止。

恩恩:「不行啦!太难为情了。」

天南:「刚刚你舔了我们的生殖器,现在如果不让我们舔,就太不公平了。」

恩恩害羞的说:「好啦!只能舔一下喔!」我心里暗叫恩恩别被骗啊!

恩恩慢慢的脱下牛仔短裙,然后褪下黑色蕾丝三角裤,袒露阴毛,山鸡把她的

裤子全部往旁边丢,恩恩躺在桌上,大腿紧闭着。

天南:「恩恩!妳这样,我们舔不到喔!快把脚张开。」

恩恩真的乖乖的把脚张开,我心里咒骂恩恩干嘛那幺听天南的话,被迷的神昏

颠倒了。

首先是天南把嘴凑上去,不过因为我这个角度看不到,不是只有舔一下吗?怎

幺那幺久,我假装换个姿势,他们大家都吓到了,恩恩赶紧阖上腿。

山鸡:「放心啦!他睡得很熟。」

接下来换山鸡,我看到了,他们不止舔了一下,还不断用舌尖舔逗恩恩的阴蒂

,整颗阴蒂被舔的好肿好红,他们一个个都这幺做,恩恩的表情很难为情又一副很

享受的样子,他们舔的恩恩整个私处都是唾液。

舔完后,恩恩想赶紧把内裤穿上,可是天南却说:「不用穿了,我们不也都没

穿吗?」

恩恩看着我:「可是……」

疯狗:「没关係啦!晴天不会介意的。」

就这样恩恩光着屁股继续跟他们玩游戏,这次是天南抽到,我开始怀疑为什幺

我跟恩恩几乎都抽不到呢,一定是那些籤上有动手脚。

天南:「阿男!把它拿出来!」阿男拿了一根自慰棒给天南。

天南:「恩恩!我要妳用这根自慰棒自慰给大家看。」

恩恩:「不行啦!这太丢脸了!会被晴天骂的啦!」

阿男:「有什幺关係!晴天已经睡着了,这里大家也都认识,有什幺好丢脸的

。」

四个男生齐声:「拜託妳∼」

我看恩恩快被打动了,我暗自叫苦,天南:「我们想看看女生是怎幺自慰的,

然后回去教女友,增加情趣。」别被骗了啊!

恩恩:「好吧!我就示範一下。」

恩恩站上桌上,呈蹲姿,大腿开开,私处毫无遮蔽,恩恩一手爱抚着阴蒂,一

手拿着自慰棒,立在桌上,然后慢慢的坐下去,恩恩边示範边偷看我有没有醒来,

恩恩害羞得不敢看他们,慢慢的整根末入,『滋』一声,淫水慢慢流出,原来恩恩

早就兴奋到流出爱液了。

山鸡:「原来大嫂的阴道这幺长,那晴天的鸡鸡那幺短,怎幺满足大嫂呢?」

恩恩听到更是不好意思的看着我,恩恩又慢慢的让自慰棒出来,然后蹲着,一

手拿着自慰棒快速的插动,原来刚刚只是在适应自慰棒的大小,另一手快速爱抚阴

蒂,我暗自喊停,他们并没有说要自慰到什幺程度,这样就算自慰了,而恩恩误以

为是要自慰到高潮。

恩恩呻吟着道:『喔……喔……爽……要……啊……要尿……尿……出来……

来……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

恩恩高潮了,『啪嚓』像是洪水洩洪一样,一堆透明液体狂洩而出,是潮吹,

恩恩全身痉挛,无力的躺在桌上,大腿还不停的在抖动,肯定是刚刚喝了太多的啤

酒才会潮吹的,该不会这也是他们的诡计之一吧!

大家拍手叫好,天南站起来对着恩恩说:「恩恩!妳刚刚答应我一件事情对不

对?」

恩恩:「恩!说吧!」

天南:「我要妳像电视上那个女人这样对我。」大家都忘记看电视在演什幺了

,这时大家齐看电视,一个女人正在跟一个男人做爱,原来这部是三级片,所以一

开始没什幺激情的画面,所以我们才没有觉得奇怪。

现在已经演到后面精彩片段了,恩恩急忙说:「不行!不行!这次在怎幺说都

不行。」

说的好!给你们看完精彩的自慰秀了,你们还想得寸进尺,恩恩起身要走,天

南拉住她的小手,恩恩一个不小心跌进天南的怀里。

天南:「不然这样好了,妳让我们用自慰棒每人插一下,这样就不算对不起妳

男朋友,而且游戏也可以结束回家了,这样好吗?」

恩恩犹豫一下,恩恩:「好!只能一下喔!」

天南笑道:「当然!不过妳应该会不好意思吧!妳可以把眼睛遮上,我们有带

游戏用的手巾。」

疯狗拿出手巾给恩恩,恩恩接过后,阿男:「我帮妳绑。」

绑好后,他们要恩恩躺在桌上,然后腿打开成M型,我看到他们窃窃私语,好

像在说什幺,天南悄悄的爬上桌上,小心地不碰到恩恩的身体,然后疯狗用手把恩

恩的阴唇撑开。

恩恩:「嗯∼」然后天南把大龟头慢慢的塞入,藉着恩恩的淫水,慢慢的伸入

,直到底,恩恩受不了的:「啊∼∼∼」

我看到火大了,很想阻止他们,但是现在的我能做什幺呢!这样抓姦反而更丢

脸更尴尬而已,而且一定会跟恩恩分手的,我爱恩恩我现在并不想跟她分手,不过

可恨的是他们都没戴套子还好他们只插一下而已,很快就过去了。

山鸡叫道:「喂!换我了啦!」

天南依依不捨的抽出鸡巴,不过恩恩的阴唇一闭一合的好像很捨不得那根鸡巴

,山鸡的鸡巴比天南的长一点,等到山鸡插到顶的时候,恩恩发觉不太对。

恩恩:「嗯…怎幺跟刚刚不太一样长。」他们紧张了一下。

疯狗:「我们带了很多支不同大小的假阳具。」

恩恩:「喔!」

可怜的恩恩傻傻被骗,换阿男,阿男的虽然比较短但是比较粗,刚开始不好进

入,但是恩恩的阴道收缩力很强,很快的就适应了阿男的鸡巴,阿男正在享受在里

面的感觉时,被疯狗往后一拉,急速抽出恩恩的阴道,让恩恩快感了一下:

「啊∼∼」

换到疯狗的时候,我吓了一跳,疯狗的鸡巴是里面最大最粗的,比我的大了好

几倍,这恩恩受的了吗?疯狗刚开始龟头就有点挤不太进去,好不容易龟头整个进

去。

恩恩受不了的叫出声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疯狗慢慢的插到顶,恩恩像发疯似的:「啊!啊!………这根好长好粗喔!」

天南:「舒不舒服啊?」

恩恩不太好意思小声的说:「舒…服…」

天南:「恩恩!妳是不是想要啊?」

恩恩:「没有!我没有!」

疯狗:「不然妳的肉穴怎幺会吸得我那幺紧。」

恩恩一听,吓到急忙挣脱,双手想扯开手巾,但是绑太紧了,所以挣不开,疯

狗拔出鸡巴,再度用龟头顶开恩恩的小阴唇,藉着淫水的润滑,一用力,『滋!』

的一声,就干进了大半根,连连挺动抽插之下,直抵恩恩的花心。

疯狗:「真紧!」

阿男:「疯狗!你别干坏了,等等我们怎幺干」

天南:「恩恩!刚刚给妳喝的啤酒里面有下春药,所以妳现在才会那幺想要。

」我跟恩恩听到都大吃一惊。

山鸡:「妳就成全我们吧!现在说什幺也没有人会来帮妳。」

天南:「而且妳不想要我们大鸡巴来安慰妳吗?」恩恩听到犹豫了一下。

恩恩:「不行啦!被晴天知道就惨了,我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。」

阿男:「刚刚已经做了啊!就索性做到底。」

疯狗:「而且晴天暂时不会醒来的啦!」这时疯狗又狂抽动。

恩恩叫着道:『哎……哎呀……好痛……痛呀……哎唷……痛死……了……不

……不行……插……我……哎呀……快……快拔……出去……哎唷……不行……呀

……呀……哎唷……你……怎幺……那……幺狠……哎哟……插死……我……了…

…不能……插……我……快拔……出去……哎呀……哎……唷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

……』

这样一叫,疯狗更兴奋的狂插,天南:「疯狗!别太过分!」

他们把疯狗拉出来压制住,阿男:「我们要先经过恩恩的同意」天南帮恩恩解

开手巾,恩恩起身躲到我身边。

疯狗:「刚刚抱歉!」

天南:「恩恩!妳现在就算回去,晴天醉成那样也没办法满足妳,而且我们刚

刚都插了妳的……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,妳现在再做什幺没人会说出去的,况且妳

真的不想尝试这幺大的鸡巴吗?」天南顶着鸡巴在恩恩面前,恩恩似乎心动了。

恩恩:「我想……」天南抱住恩恩。

天南:「我保证会让妳很舒服的。」天南深深的看着恩恩。

恩恩:「好!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晴天知道。」

天南:「这当然!」

天南把恩恩轻轻的放回桌上,索性解开她的奶罩,用手抚弄了乳房良久,含吮

着奶头,轻咬着乳部的嫩肉,只见恩恩的乳房白晰晰的,天南咬咬左乳又吸吸右乳

,不停地在她两个乳房上留下唾液,恩恩被吸乳的动作弄得娇躯直颤,樱唇直抖,

偏偏她又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浪哼出来。

没想到在天南的挑逗之下,恩恩小手急着就要来抓天南的大鸡巴再塞进她的肉

缝中,让我太失望了,连连插弄了起来。

插了不到几十下,恩恩再也不顾我的感受浪得大叫道:『哎唷……好……爽喔

………呀……嗯…嗯……哎……哎唷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喔…………唷……唷………

…啊……啊………快……啊…………呀……哎唷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』

恩恩把原来对她稍存的一点尊敬和畏惧都抛开了,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,

挥着天南的大鸡巴,次次都硬插到底,每次都顶到了她的花心,一边还捏着她的大

乳房,道:

『干……大鸡巴………会……插穴吧……舒……不舒服呀…………妳的……小

浪穴……又骚……又紧……又浪……又多水……让我……干得……爽死了………小

浪穴……以……以后……还……要不要……给我大鸡巴……经常…来……插插……

替…妳……的……小穴……止痒啊……』

天南总算原形毕露,恩恩娇躯颤抖,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动着,迎接大鸡巴

的插干,这时她已顾不得一旁熟睡的我是否会听到,大声地浪叫着道:

『好…………小……穴……被……被你……插得……啊……唷…………又……

顶到……小……穴穴心……了……小浪……穴………以后……还……要……………

插…啊……才……才会……过瘾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……哎呀……不……行了……啊

……小……呀……哟……哟…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

也许是因为春药的关係,恩恩越叫越淫蕩,恩恩还没高潮,天南就停止动作,

天南拔出鸡巴,退到一旁去,恩恩的阴穴里慢慢流出精液,原来是天南射了啊!

可恶!我暗自叫苦,恩恩就是不听我的话,到时候怀孕了我可不负责,接下来

山鸡接手,他慢慢把鸡巴插入,然后将恩恩抱起,恩恩双手紧紧扣住山鸡的颈部,

等到山鸡一坐下去,恩恩就叫了起来:「啊∼」

因为山鸡虽然不粗但是很长,以坐姿可以插到很里面,山鸡紧紧抱住恩恩,让

恩恩一会儿呼痛,一会儿又叫痒,头也随着山鸡的插动摇来摇去,很有韵律地呻吟

道:

『哎呀…………干死……我的……小…穴……了………啊……哟……哟…穴…

…已…喔…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转呀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不行了

……我的…………饶……饶了………哎呀……真爽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呀……啊…

…哎……哎唷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

山鸡有些累的动作变慢了,恩恩她小翘臀逢迎的动作可没慢下来,小肉穴里的

淫水也一直流个不停,都沾湿山鸡的大腿了,山鸡的大鸡巴挺直地抵紧恩恩的小穴

心,享受着她阴精的沖洗,恩恩阴唇一吸一吮地夹着山鸡的大龟头不放,山鸡停了

,眼看着精液从他的阴茎慢慢流下来,山鸡把恩恩放回桌上,抽出鸡巴,这次换阿

男了,阿男要恩恩手撑住桌上,然后把屁股翘高,原来是想从后面来,这是我最爱

的招式耶!但因为阿男身高不高,加上恩恩有穿高跟鞋,阿男根本就干不到,但是

阿男踩到沙发上去,鸡巴距离恩恩的阴唇刚刚好,恩恩雪白的美臀成葫芦型的。

看的阿男刺激惹得鸡巴在她阴唇口涨大不少,阿男的屁股也一耸一耸地又插干

起来了,『啪!啪!啪!』声响片整个包厢。

恩恩不住叫道:「好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哎……哎呀………嗯…………轻点……

哎唷……嗯……哎唷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呀……妈妈…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恩恩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阿男,好让阿男舒服地在她小穴穴里丢出来,淫叫道



『嗯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呀………哎……哎呀……哟……哟……不……不行了

…………』

阿男也射了,可是恩恩却一直没有洩,原来他们几个都只是外表好看,比起我

短小精干都不如,无法让恩恩高潮,我沾沾自喜起来,但最后疯狗把恩恩放回桌上

,疯狗把恩恩的腿往上抬到恩恩的肩膀上,恩恩的阴唇向上一张一合的,疯狗的大

鸡巴真不是盖的,提起大鸡巴找到她的肉洞口,藉着淫水的润滑,『叱!』的一声

,整根就插了进去,恩恩忍不住喊道:「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恩恩挺动着她的屁股,一次又一次地迎向疯狗的大鸡巴,好让疯狗干得更深入

、更快速,他的大龟头不时碰到她小穴里的花心,更使她原本挺动的屁股加大力气

,变成用力地狂扭和摇筛着,小嘴里浪吟着道:

『哎唷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鸡巴……怎…怎幺…………呀……

呀……人家……的……小穴……被……你……插得……哎唷……哟……哟……快…

…大力地……插吧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再…再用……力……哎唷……喔……哎……哎

呀………插……插到………子宫里……了……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喔………喔…

…喔……』

恩恩居然会喊出大鸡巴,可见真的很大,每次当疯狗的大鸡巴插到恩恩小穴的

最底部,总会换来她几声猫叫春也似的淫浪哼声,疯狗见她不断地婉转娇吟、娇躯

浪扭,那表情和动作,更是越干越大力。

因为疯狗的鸡巴实在太粗了,恩恩的阴唇全部被挤了进去,我可以感觉到恩恩

的小穴里越来越湿,任凭疯狗大力地肏着她的小穴,大鸡巴又是抓狂地猛干她七、

八十下,把她插的浪声大叫道:

『哎呀………就是……这样……哎……哎唷………服……服……爽…………哎

……唷………喔…………哎哟……你的……大…龟头……涨得……好大…把……人

家的……小穴……心……顶……顶得……爽……爽死……了哎唷………快……不行

了……哎哟……哎……哟……快……快了……了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

从恩恩的穴口喷出了一大堆的透明液体,沾湿了整个桌子,还流到桌下,滴滴

的响,恩恩潮吹了,疯狗:「真是太爽了!居然能干到潮吹的穴,而且我又跟妳的

性器很合,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啊!看我干爆妳的阴唇。」

恩恩并没有回答他,因为恩恩这时候已经爽到脑袋空白,全身痉挛了,疯狗大

鸡巴给她带来的舒爽,疯狗又大力地干她,使她爽得喔啊直叫,到后来甚至媚眼翻

白,娇躯浪抖地淫叫道:

『哎唷……哎……呀…干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插得……人家……要…………死了

……哟……哟……人家……好……酥……好麻……喔……酸……酸酸的……哎哟…

…大……鸡巴……快……快要……忍……忍不住……了………这……这次……真的

……不…不行了……哎……哎呀……人…人家……要…哎唷……怎幺会…………这

幺……爽……哟……哎呀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』

恩恩又喷出一堆尿意,潮吹了,因为人在高潮的时候,又碰到她的性器,很快

地会在高潮一次,恩恩大概从没有被我插得这幺爽地痛快的高潮过,她的尿液一阵

又一阵地猛洩着,洩到她週身爽乎乎地颤抖着,我看到疯狗肛门缩起来,大鸡巴也

抖了几抖,顶在恩恩的小穴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宫里。

后来他们整理现场整理了好久,才把我叫醒,我假装揉揉眼睛,问:「电影演

完了啊!」

恩恩脸红害羞的说:「是啊!我们回家吧!」后来我发现恩恩跟天南有在私会

,被我抓包后我们就分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