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爆操母女花

爆操母女花

爆操母女花「全」作者:不详

作者:不详
转自:SexInSex
               

  “操,该死的天气,TMD都要蒸干了”方天禄抬头看了下天上的烈日,
手裏拿着刚买的冰镇饮料不停的擦着脸,心裏咒骂着。

  方天禄今年刚大学毕业,因为学的是建筑专业,所以毕业后找了份工地上的
工作。对于刚毕业的方天禄来说,工地就是监狱,一个没有自由、女人、前途的
监狱。他每天6点起床一直忙碌到晚上7点左右,中午吃个饭休息个把小时,有
时候晚上还要通宵加班,方天禄时不时的蹲在工地上,嘴裏叼着根烟,回想起那
天堂般的日子:每天12点起床吃早饭,吃完饭再睡个回笼觉,一个星期上个几
节课,没事的时候坐在校园裏看看美女,意淫下。

  “小方,到1# 楼12层来下。”方天禄脚边的对讲机裏传来了他们项目部
老大的声音,无奈的擦了下汗,拿起对讲机,脚步蹒跚的往1# 楼走去“。

  一会后,方天禄看到了脸上一片乌云的项目经理陆克,然后陆克对着方天禄
一顿臭骂。对此,方天禄已经习以为常了,至从他进项目部的第二天起每天都要
经受他的口水折磨。有时候他即使什麽都没做都会让老陆一顿臭骂,为此他困惑
了一个多星期。直到有天晚上跟他一个寝室的同事道出了原委,我开始同情起老
陆,所以现在老陆发火的时候,我就当耳朵已经失效。

  陆克,今年40岁,工地上混了将近20年,算是一个经验加学历双全的人
才,收入不错,有房、有车、有老婆儿子。之所以每天要靠训人发泄怒火,衹是
因为他在家受到的窝囊气太让他郁闷了。

  方天禄听说过好几个关于老陆气管炎的版本,有一点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,
那就是老陆已经“不行”了。起因好像有很多说法,有的说是老陆年轻的时候在
工地上太寂寞,每天出去找小姐,结果就上瘾了,等他结婚后继续在外面搞女人,
结果导致肾亏;有的说是老陆那小体格(身高163CM,体重100斤左右),
非要找个身材极品的老婆,那帮同事一说到老陆的老婆时,眼睛裏都冒着绿光,
方天禄想了下觉得老陆的老婆应该是极品,因为这样,老陆夜夜春宵,结果没几
年就“不行”了。

  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,老陆的老婆所以就变成了如狼似虎的女人,老陆因
为无法满足她的需求,结果总是在家受气。

  经过将近半小时的挨训时光,老陆累了,随便指派了个工作就要打发走方天
禄。

  方天禄看老陆火气下去了点,以询问的口气问道:“陆经理,我想请两天假。”

  老陆喝了口矿泉水,擦了下嘴,带点沙哑的嗓音问我:“请假干什麽去?”

  “学校让我过去办下户口迁移的事情。”方天禄回道。

  “妳找下小宋,把手头上的事情交代给他,然后回去吧。”老陆听说是办这
个事情,也就开了绿灯,放了方天禄两天,并说事情麻烦的话,等事情办完了再
来上班。

  从工地出来后,方天禄回了宿捨清理了下身上的盐巴(被太阳晒了一天,身
上都有一层盐了。),再换了身干凈的衣服,準备找我的死党去潇洒下,方天禄
上班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。

  方天禄不停的给同城的死党播着电话,不过得到的回复都是在上班、很忙、
或者晚上佳人有约之类的。“一群人渣,见色轻友的败类,操!”方天禄愤愤的
想着,看了下时间觉得还早,然后出门往他母校走去,他心裏盘算如果下午就能
把事情办好,那就有2天的时间可以休息了。

  “星期一再来吧,今天星期天,没有老师上班,我衹是值班的学生,抱歉了,
学长!”

  等到方天禄来到他母校的学工部,得到这样的一个答复,心裏哀叹着:“监
狱的生活真的能让人忘却很多事情。日了。”

  方天禄在学校出来后,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。突然,方天禄的鼻子自然的
抽动了几下,深深的吸了一口,脸上现出享受的神情。

  “牛肉面的味道,如此的熟悉!如此的诱人!”方天禄嘴裏喃喃的说到,然
后转过身朝一家面店走进去。

  “老板,来一碗牛肉面,汤汁浓点,料下的足点,面条可以少点。哦……对
了……别放香菜。”方天禄进了面馆,边冲着老板说边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  “呵呵,是小方啊,好久没来了,放心一定让妳满意。”面店老板看了下,
看到是方天禄以后笑呵呵的打着招呼。

  没多久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出现在了方天禄的眼前,方天禄迫不及待的拿起双
筷子就吃起来,因为太急了,被烫的哇哇叫。

  “呵呵,老板啊,还是妳的面好吃啊,爽啊,才几个月没吃到,今天路过这
裏闻到香味就被勾进来了。”方天禄边吃边赞美道。

  “呵呵!”老板笑了下,骄傲的继续说:“那是!我的面可是祖传的。”

  这时又有客人进来,面馆老板继续忙碌的招呼起来。

  “呼!!!!”

  方天禄舔干凈最后一滴汤汁,然后深深的呼出一口,準备起身结账走人。方
天禄刚起身的时候突然感到眼前一亮,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子,圆圆的
小脸蛋,稍稍有点婴儿肥,一头卷曲的花花绿绿的头发,一双大大的眼睛,脸上
略施粉黛,小小的琼鼻下一张可爱的小嘴,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。

  “天哪!极品萝莉~ 老子的鸡鸡硬了!”方天禄心裏感慨着。

  此时,这个可爱的小萝莉一双小手正在她的钱包裏翻找着,然后把钱包裏的
东西全部翻腾到桌子上,然后把钢镚集中到一起,然后数了起来,数完后,她小
嘴一嘟,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。

  对于在工地上呆了几个月的方天禄来说,这个表情看在方天禄眼裏,那是充
满着绝对的诱惑。方天禄此时也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已经没钱付账了。方天禄
心裏一盘算,脸上挤出一个绝对无害的笑容,开始朝那女孩走去。

  方天禄微笑的做到小萝莉对面,然后开口问道:“小妹妹妳好,有什麽事情
可以让大哥哥帮妳的吗?”

  “呃??”小萝莉听到有人跟她说话,抬起头看着方天禄,歪着头看了方天
禄几眼,然后对方天禄说:“大哥哥,妳像坏人!”

  “汗!”方天禄看小萝莉看了他好久之后蹦出这样一句,心裏狂汗,可惜心
裏并不死心,继续厚颜的说:“小妹妹,我额头上写着”坏人“两个字?”

  小萝莉笑了笑,然后说:“大哥哥,妳的神情就是坏人的神情,特别是妳笑
的很坏,妳心裏是不是在盘算的怎麽欺负我啊?”方天禄已经快哭了,心裏想着
现在的小女孩怎麽什麽都知道,嘴裏还是继续和小萝莉磨着:“不会啊,哥哥我
很善良的。我衹是看妳现在手头有点紧张,而我看妳这麽可爱,所以想来帮帮妳,
怎麽就成了坏人。哎!!”“谢谢哥哥,不过小薰自己有办法解决。”小萝莉的
眼睛转了几下,然后拿起电话,开始拨打电话,不过马上回复了一副无奈的神情。

  因为她用的是山寨手机,音量很大,方天禄听到她手机已停机的提示。

  “小妹妹,别难过,谁都有个手头紧张的时候,今天哥哥帮妳付了,当是认
识个妹妹。呵呵!”方天禄说完到老板那裏付了帐。小萝莉坐在桌子上想了会,
然后马上把桌子上的小物件都放进钱包,然后拎起她的小背包就向我追过来,嘴
裏喊道:“哥哥,等等我。”方天禄听到后面传来娇柔的喊声,停下了脚步,转
过身,看到小萝莉跑过来,等到她近前,开口问道:“小薰,有事?”

  “咦?妳怎麽知道我的名字?”小薰诧异的问道。

  “呵呵,妳自己告诉我的。”我笑了笑说。

  小薰想了想还真是她自己刚才说话的时候道出了她的名字,于是一副恍然大
悟状。

  方天禄看着站在眼前的小薰,开始认真的打量起来,“大概154CM,胸
部发育的不错,80D左右,小屁股蛮翘的,腰肢不够细,不过小女孩好像都这
样,腰肢的弹性应该不错。”小薰看方天禄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巡游,伸
出一双粉嫩的小手,在他眼前晃悠,遮挡方天禄的目光。“谁他妈的的伸手挡住
老子欣赏美女。操!”方天禄很自然的抓住了那衹小手,然后往下拉,这时一阵
柔腻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口,捏了捏手裏的小手,再看到小薰那瞪大的眼睛,才意
识到小手的来处。

  “呵呵!小薰妳的手很漂亮啊!”方天禄尴尬的笑笑。

  “哼,哥哥妳是色狼哦!现在心裏想什麽小薰可是很清楚的哦!”小薰做出
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,手裏挣扎了几下,看没办法挣脱方天禄的狼爪,也就放弃
了抵抗。

  “哦?跟哥哥说下,我怎麽不知道啊?”方天禄继续拉着小薰的手,边走边
说。

  “哥哥,把头弯下来点,嗯,就这样哦。”小薰踮起她的小脚,然后把嘴凑
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:“做爱。”然后一脸得意的看着方天禄,仿佛在说:
“怎麽样,本小姐猜的对吧!”

  “嗡!!”

  小薰凑到方天禄耳边的时候,一股少女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,方天禄贪
婪的吸了几口,当听到小薰轻声的说出“做爱”两字的时候,方天禄感到心裏某
一块地方被轻轻的触动,低下头準备看小薰时,一抹白色和一条深沟印入眼帘,
方天禄感到他的鸡巴已经开始充血了,脸上马上红光泛起。“呵呵,看来我猜对
了哦,哥哥,妳的小弟弟硬了哦。吼吼!!”小薰看到方天禄这样的表情,又偷
偷的瞄了眼他的下体,然后又踮起脚凑到方天禄的耳边说。这时方天禄正低着头,
而小薰又垫着脚往他身上凑,因此小薰的半个胸部再次印入方天禄的眼帘,方天
禄觉得小弟弟要翘起来了,本能的想用手挡下,结果手一紧,抱住了小薰,并把
小薰拉入了怀裏,一对充满弹性的东西挤压在胸膛。“啊……”小薰轻呼一声,
“坏哥哥快放开我。”然后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方天禄。

  方天禄感受着环抱美女的快感,现在又看到如此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,
心裏一阵冲动,低下头,对着那红润的小嘴印了下去。“唔!!!!”一声低闷
的声音从小薰的鼻子裏哼出。此时方天禄的双唇死死的压在小薰的双唇上,头部
一晃一晃的,让彼此的双唇摩擦着。渐渐的小薰的一双小手环抱着方天禄的腰上,
表情裏露出一丝享受,不过还没有让方天禄的舌头进入她的嘴裏。一会后,方天
禄意识到现在时在大街上,抬起头,恋恋不捨的离开小薰的双唇。

  方天禄由衷的感叹道:“小薰,妳的嘴唇好香好甜啊!”

  小薰用小手擦了下嘴唇边的口水,瞪大眼睛看着方天禄说:“坏蛋,妳欺负
我,小薰的初吻啊!!”然后小薰做出心碎状。方天禄无语了,感到90后真的
很牛叉,不过为了能把她弄上床,脸上继续露出无害的微笑:“放心,哥哥会对
妳负责的!”小薰听到方天禄这样说,脸上马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,然后拉
着方天禄进了一间网吧,然后来到一个位置前,跟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说
了句,“妳去吃饭吧!”,那小女孩起身后说了一句:“我要回家了,小薰妳继
续继续练级。”然后背起小背包出了网吧。

  “回家干嘛?多无聊啊!”小薰嘟哝了一句,手裏握着鼠标就开始玩起了游
戏。

  方天禄问道:“小薰,妳同学?”

  “是啊,我同桌,漂亮不?”小薰眼睛盯着屏幕嘴裏说着。

  “呵呵!”方天禄笑了声,然后低下头凑到小薰柔嫩的小耳朵边说:“小丫
头一个,哪有小薰漂亮啊!”“呵呵!”小薰眯着眼睛笑了,然后转过头,装出
一副可爱的表情,对方天禄说:“哥哥,妳去网管那裏帮忙续下时间,这台机器
的时间快到了。呵呵。哥哥,妳也开台机器,就坐我边上,一起玩,我带妳哦!”

  方天禄摸了摸她的头,笑了笑,然后往网管那走去,心裏想着:“先通过游
戏拉进彼此心裏的距离,然后晚上再拉近身体间的距离,嘿嘿……”

  4个小时后,方天禄开始腰酸背疼了,而小薰却依旧玩的不亦乐乎。于是方
天禄站起来走了走,然后到网管那买了两瓶饮料。

  “小薰,喝点饮料。”方天禄递给小薰一瓶饮料。

  小薰眼睛盯着屏幕,手裏接过饮料,拧开瓶盖猛的吸了一口,然后继续点击
着鼠标。

  “小薰,累不累?”方天禄问道。

  小薰心不在焉的回道:“不累啊,今天衹玩了12个小时,平时我都要玩1
7个小时左右的。”“汗!!”方天禄的额头开始冒汗,心裏想着,“死丫头,
妳要是继续玩下去,难道要老子在这裏陪妳一晚上?操了,那老子的鸡巴晚上不
是又要和自己的双手亲密接触?”方天禄想了想,对小薰说:“小薰,妳这样一
坐就是一整天,对身体不好的,要劳逸结合。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小薰嘴裏含糊的应了一句,然后继续玩着。

  “操,死丫头,妳他妈的就不能认真点和我说话,等老子把妳弄上了床,看
老子怎麽收拾妳。”方天禄心裏又砸了那台电脑的冲动,然后把小薰拉到一个角
落裏狠狠的强姦一百次。方天禄压了压心裏烦躁的心情,继续对小薰说:“小薰,
妳看现在都11点多了,早点下机吧,游戏明天还可以继续玩的嘛!”小薰依旧
看着屏幕,嘴裏说着:“哥哥,这妳就不知道了,现在这个游戏刚开服没多久,
要连续作战的,要是停下了,等级就被别人赶超了,要再追上他们就难了,哥哥,
小薰很厉害的,小薰要当努力练级,然后当行会老大。”

  “操,死丫头,就妳这样玩游戏,还当行会老大?别以为老子刚玩这游戏,
但是老子玩游戏时,妳这丫头片子还在穿开裆裤。就按老子专业的眼光看,就是
老子对这游戏不感兴趣,老子玩1小时的效率比得上妳4小时的效率,就妳这样
怎麽当行会老大。”操。“方天禄心裏已经接近愤怒边缘了,脸上的表情无法再
褒词平静。这时,小薰刚好转过头,看到方天禄脸上的表情,眼睛忽闪忽闪的转
了几下,然后对着方天禄勾勒够手指头,说:”哥哥,低下头,小薰有话跟妳说。

  “方天禄把耳朵凑到小薰的嘴边,小薰的轻声的说:”哥哥,妳晚上是不是
想要欺负小薰?“说完小薰一双大眼睛看着方天禄,脸上一副可爱至极的表情。
方天禄想了想,然后凑到小薰的耳边说:”小薰妹妹,哥哥不是想欺负,衹是想
好好的爱妳!“

  小薰继续说:“哥哥,妳真坏,呵呵。哥哥妳真想要的话,小薰可以给妳哦。”

  说完小薰站起身,拉着方天禄往网吧的转角处走去,到了转角小薰继续拉着
方天禄往卫生间裏走。“小薰,往裏面走干嘛?”方天禄拉住小薰问道。小薰露
出一个神秘的笑容,然后踮起脚凑到方天禄的眼前说:“哥哥,到卫生间裏去,
小薰给妳操哦。不过哥哥操完小薰后,要给小薰包机到明天晚上的哦!”小薰眨
了眨眼睛然后拉着方天禄的手,準备继续往裏面走去。

  “90后,好开放啊!”方天禄心裏一阵感慨,“不过这裏好像是厕所啊,
难道在这裏?”“这裏?不好吧!”方天禄依旧站在那。小薰看了看左右,然后
轻声的说:“哥哥,别担心,等会小薰声音小点,没问题的。小薰发现过好几次,
裏面有人在做爱。妳看,那个穿的很风骚的女的,黄头发的,卷毛的那个女人,
就经常在裏面和人做爱,她的网费都是这样来

  小薰用小手指了指一个位置,方天禄顺着往那裏看过去,发现一个穿着极其
风骚的女人,正玩着游戏,从侧面看过去,胸部蛮大的,脸上厚厚的一层粉刷,
因距离太远看不清楚。“小薰,这裏还是不要了,跟哥哥到宾馆裏去吧,哥哥让
妳慾仙慾死的哦!”方天禄诱惑着说,手裏顺势捏了把小薰的奶子。小薰打了下
方天禄的手,然后说:“哼!哥哥妳真坏,去宾馆很花钱的,这裏也不错的。”

  方天禄捏了下小薰的琼鼻,然后说:“妳这小丫头,难道妳不知道网吧裏到
处都是摄像头吗?我敢肯定厕所裏一定有,我可不想咱们做爱的时候被人偷拍,
然后发到网络上去。”“啊?”小薰惊讶的捂着小嘴,眼神裏带着一丝慌张。方
天禄试探着问:“妳是不是以前在这裏……那个……过……啊?”小薰用她的小
粉拳打了方天禄,然后说:“哥哥,小薰才没有呢,小薰时看哥哥长得帅,又对
小薰好,才想着给哥哥操的。”

  “信妳才怪,”方天禄心裏想着,嘴裏说道:“小薰,我们走吧,这裏真的
不安全的。”小薰犹豫了下,然后问道:“那练级怎麽办呢?”方天禄心裏的耐
心已经接近底线了,说道:“丫头,走吧!”然后方天禄拉着小薰到了吧台,结
账下机。10分钟后,方天禄带着小薰来到一家宾馆裏。“小薰,来洗个澡先,
别嘟着小嘴了,等会哥哥带妳去通宵。”小薰听方天禄这样说,小脸上马上阴转
晴,飞快的脱下衣服,然后往浴室裏走去。小薰进了浴室后并没有关门,而是将
一副美女洗浴图展现在了方天禄的眼前。方天禄衹感到眼前一亮,一具可爱粉嫩
的胴体出现,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进了浴室,然后对着开始沐浴。

  “操!”方天禄的心裏慾火开始翻腾,嘴裏骂了一句。然后脱下衣服,露出
结实的赤裸的身体,往浴室裏走去。“啊?!!”小薰看到方天禄赤裸着身体走
进浴室,发出一声惊呼,然后咬着手指头说:“哥哥,妳身体好壮哦,哇!!哥
哥妳的鸡巴好大耶!”

  “操,这是赤裸裸的挑逗,死丫头,等会老子让妳连手指头都动不了!”方
天禄心裏想着,嘴裏喘着粗气,喉咙裏口水不断的吞咽着,“1年了,老子1年
没操过女人了,晚上要好好补回来。”方天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赤红,看着赤裸
的小薰,如同恶狼看着小绵羊,一把拉过混身是水的小薰,然后对着那红润的小
嘴吻下。这次方天禄的舌头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小薰的嘴裏,一阵少女特有的幽香、
芬芳、湿润的感觉从舌头上传入脑中。

  方天禄的双手也开始了动作,放在小薰胸前一衹手抓起那雪白的奶子,揉搓
着、揉搓着;而环抱着小薰的手,开始在小薰光滑的背后抚摸着,然后游移到臀
部。

  少女的皮肤的嫩滑、柔软而富有弹性。特别是小薰的一双大腿,没有一丝赘
肉,此时方天禄拥吻着小薰,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,方天禄勃起的阳具在小薰
的大腿上摩擦着,感受着少女充满弹性的肌肤。方天禄的手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
开始扣弄起小薰那粉嫩的桃花穴,两根手指在小穴裏进进出出的扣弄着。本来方
天禄想伸进三根手指的,但是小薰阴道非常紧凑。“啊……呜……”

  含糊的呻吟声从小薰的嘴裏不断的发出,虽然浴室的喷淋头一直在喷着凉水,
但是无法浇灭那沸腾的慾火,两具赤裸的躯体不断的纠缠着,时不时的发出一两
声骚动人心的呻吟。良久,唇分。“哥哥,小薰要,小薰要哥哥操我。”小薰迷
离着双眼,嘴角挂着丝丝晶莹的口水,直勾勾的看着方天禄,犹如一个深闺怨妇。

  “哥哥这就给妳,老子要插进去了。”方天禄一年的禁慾日子,让他不假思
索的拉起小薰一条粉腿,高高抬起,让小薰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那巨大的阳具面
前,然后挺着阳具狠狠的插进小薰的骚穴裏。“啊!”“啊!”男女两声舒爽的
叫声同时响起。方天禄衹感到阳具插进了一座水帘洞裏,温热的水帘洞裏,湿润、
温热、紧凑的挤压感同时刺激着他的龟头。

  “吼!!”方天禄喉咙裏发出一声低吼,腰部如同小马达般抽插起来。“啊
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哦……哥哥,妳好棒啊……好爽……哥哥……慢点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哥哥……深点点……再深一点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浴室裏小薰淫
蕩的叫声回蕩着,夹杂着两人身体“啪啪”的碰撞声。“啊!!!!!!!”经
过方天禄200多下高速抽插,小薰发出一声娇呼,粉嫩的身体本能的痉挛一阵,
阴道裏淫水汹涌。“吼!!”

  小薰高潮的来临,阴道一阵收缩并伴随着大量淫水的流出,刺激的一年多没
碰过女人的方天禄精关一阵鬆动,方天禄鬆开抱着小薰的双手,小薰背靠着墻壁
坐到地板上,方天禄的阳具也从小穴裏滑出,阴茎极度充血,龟头高昂着。猛的
一丝凉意袭来,方天禄闭上眼睛,双手抓紧阳具,一股精液飈射而出。“呜呜…

  …哥哥,妳把精子全射我脸上了。哼,坏哥哥,小薰要把妳的后代都吃掉。
哼哼……“小薰的声音响起。方天禄睁开眼睛,发现刚才射出的精液全数都到了
小薰的脸上、胸上,而小薰正抹着精液往嘴裏咽着,边吃边露出享受的神情。”
操,真他妈的淫蕩!“方天禄想着,嘴裏说:”小丫头,给老子把鸡巴舔干凈!
“然后挺着阳具送到她粉红的小嘴边。小薰双手抓过方天禄的阳具,开始舔吸起
来。

  “哦!!丫头,技术不错啊!!”方天禄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。“呜呜……”
小薰眯着眼睛,抬起头,露出一副淫蕩至极的笑脸,嘴裏吞吐着阳具并发出一声
声含糊不清的呻吟。

  “操,就是一个小骚货,真淫蕩啊,哦!老子的鸡巴又硬了,他妈的,今天
晚上老子要好好操死妳!骚货!”方天禄感叹着。“起来,丫头,到房间裏去。”

  说完,方天禄走到床边坐下,两腿分开,然后示意小薰跪在双腿之间,而小
薰也乖巧的跪下,然后开始吞吐起刚射完精有点软化的阳具。“铃!!”电话响
起,方天禄拿起电话看了看后,接通电话:“贱人,那麽晚打我电话干嘛?”
“兄弟,哥们当然是想妳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淫蕩的声音。“贱人,没事就
挂电话,老子忙着呢!”方天禄几乎是吼出来的,压制心裏的舒爽,强制着自己
按平常的语气说话,笑脸憋的通红,而小薰看到他接电话之后,更是加大了吸允
的力度,并用双手按摩着阴囊。

  “兄弟啊,哥们又没地方去了,晚上来妳家睡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叹气声。

  “操,老子不在家,我家钥匙妳有的,自己去吧,老子忙着。老子挂电话了。”

  方天禄急冲冲的要挂电话,而此时,小薰这个小骚货突然把嘴凑到电话边,
发出一声声淫蕩的叫床声。“哥们,妳在操女人啊?小姐还是女朋友?或者ON
S?”

  电话那头立马问道。“操,老子玩女人呢,妳要玩玩妳自己的女朋友去,别
老想着捡老子的便宜,这次不是小姐,妳没必要来了。操,妳丫自己的女人那麽
极品还老是想分刮老子的口粮,日妳,挂了。”我拆了电话的电池扔到对面的床
上。

  然后恶狠狠的看着重新跪到地上给我吹箫的小薰说:“死丫头,妳刚才玩的
好像很开心啊?”

  “小薰,没有啊,小薰很努力的给哥哥吹箫,然后最初陶醉状啊,书上说这
样能让男人亢奋,所以小薰就做了啊。”小薰一脸的无辜,做出害怕状。“小骚
货,妳还真他妈的能装啊,嘿嘿,妳要是去当演员肯定不错,哦,对了就这副表
情,去演赵灵儿吧,绝对可以,嘿嘿,不过妳现在让本恶狼很恼火啊,嘿嘿……”

  方天禄恶狠狠的笑着。然后一下拦腰抱起小薰,把她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
然后对着她那高翘粉嫩的屁股就是几巴掌下去。

  “啪啪……”“啪啪。”“呜……呜……哥哥……不要打了……小薰再也不
淘气了……别打小薰的小PP,好难为情的……”小薰带点哭腔的求饶道。“嘿
嘿……”方天禄看着被拍打的红彤彤的小薰的翘臀,心裏的邪恶意唸不可遏止,
手裏加重了几分力量,又拍打起来,清脆的拍打声和小薰的求饶声,让他的心裏
充满了满足的意味。渐渐的小薰的翘臀已经高高的肿起了,小薰一阵阵抽噎着,
透过臀沟,一丝丝晶莹的淫水在灯光下泛着亮光。方天禄邪恶的淫笑着:“哈哈
……小骚货,老子揍妳的屁股都能让妳爽的流水,,现在这麽小就这样了,妳他
妈的就是天生的骚货。跟老子说说,妳今年几岁了?”

  小薰继续的抽噎着,断断续续的说:“坏蛋,妳这个大坏蛋,打小薰的小p
p都肿起来了,小薰15年来,都没人这样打过小薰,呜……呜……妳是大恶狼
……”

  “什麽?15岁?”方天禄赶紧问道,“死丫头,今年多大了?老实说,要
不然老子揍烂妳的小屁股。”“坏蛋,刚才小薰不是说了,小薰今年15岁了,,
呜呜……坏蛋哥哥,不要打小薰的小屁屁好吗?小薰给妳操小穴好吗?”小薰继
续求饶道。“操,还真他妈的才15岁,我说妳他妈的真淫蕩,才15就不是处
女了,不过身材发育的还这很不错。跟老子说说几岁开始跟男人做爱的?”方天
禄开始抚摸起她的后背和腰肢。“坏蛋,这麽羞人的事情,才不告诉妳,哼,气
死妳!”小薰哼了下。“嘿嘿,小丫头,妳的屁股打起来手感真的好爽啊,老子
要继续了。”方天禄威胁道。“哥哥,不要……小薰知道错了。不要打小薰了,
小薰乖乖的听哥哥的。”小薰求饶着说。

  “嘿嘿,死丫头,说吧,妳几岁开始跟男人做爱的?”方天禄问道。“哥哥,
小薰第一次是12岁生日的时候。”小薰低声说道。“操,12岁,日了。被谁
操的?那时候妳应该还在唸小学吧?不会被妳的老师破的处吧?嘿嘿。放学后,
老师留下妳然后扒下妳的小内裤,然后掏出他的阳具,狠狠的捅破妳的处女膜,
嘿嘿……死丫头,老子说的对不对?”方天禄意淫着说。“不是的。”小薰摇了
摇头,然后说:“12岁生日的时候,我后爸在操完了我妈之后,晚上溜到我房
间裏,把我也操了,那次好痛啊。”小薰说着这裏时身上猛的抽蓄了下。“操,
狗日的,没有人性。连幼女都玩。TMD不会等几年啊,等老子先破了处再给妳
玩,反正妳天天都能看到她,什麽时候玩不行?不过……嘿嘿……母女一起玩,
那牲口真的很行啊。老子也想玩他妈的一次。”方天禄心裏YY着。

  “嘿嘿,妳后爸真的很有福气啊,母女同时玩着。嘿嘿。老子什麽时候有这
样的福分啊?”方天禄叹了口气。

  “哥哥,衹要妳不打我的小屁屁我把妈妈叫出来给妳操,好不好?哥哥?”

  小薰撒娇着说。方天禄双眼瞳孔猛的收缩,然后打了小薰一巴掌,问道:
“丫头,妳刚才说什麽?再说一遍。”小薰扁了扁嘴,慢悠悠的说到:“小薰说
把妈妈叫出来给哥哥操!!!……”“日了,看来老子的听觉没出问题。不过…
…”方天禄顿了顿继续说,“小薰妳老母,会同意?”小薰这时已经被方天禄拉
进了怀裏,她看着方天禄说:“她怎麽会不同意呢,哥哥妳的鸡巴那麽大,妈妈
一定很喜欢的。”方天禄张了张嘴,继续问:“衹要鸡巴大,妳妈妈就让操?”
小薰整理了下头发,一衹手在揉着被打肿的屁股,慢慢的说道:“当然不是啦…
…起码也要张的跟哥哥这样帅的帅哥啊。”方天禄开始心痒难耐了,对着小薰说
:“那赶快把妳妈妈叫来啊,嘿嘿,母女花啊,想想都让老子勃起。嘿嘿……”

  “哥哥,妳的手机给我,我马上叫妈妈过来!”小薰伸出小手问方天禄要手
机。方天禄三下五除二的弄好手机,然后递给小薰。小薰接过手机,然后飞快的
拨通一个号码,然后对着话筒,装出一副气息虚弱的说:“妈妈,快来******房
间,小薰被一个帅哥操的不行了,妈妈快来接替我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哥哥。不要
操了……小薰的水都流干了……”然后冲着方天禄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后挂了电
话。“操,够直接,日了,一对淫蕩的母女。嘿嘿,不过妳刚才装的样子很让我
心动啊,所以老子要干的妳水都流干。”方天禄说完一个饿虎扑食的动作把小薰
压倒身下,然后挺着阳具对準小薰的骚穴一下插进去。方天禄难以压抑心裏狂暴
的心绪,开始狂暴的抽插起来,小薰娇小的胴体一次次的被深深的压进柔软的床
垫裏。“啊……哦……哥哥……妳好猛哦哦……操的小薰……好爽啊……”“哥
哥……妳的鸡巴顶的小薰花心了,,,,,”刚开始时小薰淫蕩的叫着,但是小
薰娇柔的身体无法顶住方天禄狂暴的攻击,10分钟后,小薰高潮了3次。而射
过一次的方天禄持久力大大的加强了,依旧狂暴的抽插着,这时小薰已经双眼迷
离,小穴裏已经被他巨大的阳具鼓捣的一片狼藉,已经出现不支的迹象,小薰的
小手胡乱的挥舞着,嘴裏胡乱的喊着。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哥哥……轻点……小薰的小B要被哥哥干爆了……”“哥哥
……不要了……小薰。支持不住了……呜……啊……”“啊……哥哥,小薰又高
潮了……啊……”“呜……妈妈,,妳快来……小薰要被操死了……操死了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额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”渐渐的,小薰的叫声已经
不再清晰,衹能在嘴裏含糊的吐出一两个字节,双眼时不时的向上翻着白眼,伴
随着方天禄的抽插,小薰时不时的抽噎着,身体痉挛着。

  “操。小骚货,老子说过要操的妳连手指头都动不了的。嘿嘿……不过这小
骚货还真是浪,次15岁,就能顶那麽长时间,那些妓女也就在老子的狂暴攻势
下坚持半小时,嘿嘿,”方天禄看着小薰极度高潮后的样子,心裏暗暗的想着。

  “砰……”敲门声响起。“大骚货来了?”方天禄心裏想到,然后开口大声
问道:“谁啊?”“我是小薰的妈妈,帅哥开下门。”一个磁性的女人声音在门
外响起。“还真是。嘿嘿。”方天禄马上抽出阳具,走到门后,打开门。一阵香
风进入房间,特有的成熟女人气息啊。一个170CM左右,穿着黑色半透明的
长裙,肥大高翘的屁股,纤细的腰肢,修长的后颈,如此诱人的背影一进入方天
禄的视线,让方天禄一阵心动难耐,从后面一下抱起她,然后往床边走去。

  “啊?”那女人发出一声惊呼,不过带着几分勾引的味道,她并没有回过头,
而是直接垂下手摸了下方天禄的阳具,吃吃的笑道:“小帅哥,妳还真性急啊,
啊,,妳的鸡巴好大啊,姐姐晚上可就性福了哦……呵呵……”

  “骚货!”方天禄说了句,然后把她放到床上,一把掀起她的裙子,然后熟
练的剥下,嘴裏说道:“大骚货,怎麽称呼妳啊?”“小帅哥,呵呵,叫我姐姐
好了,要是妳愿意的话,叫我妈妈也不错的哦……”那小薰妈妈说道。“操!”

  方天禄骂了句,然后说:“骚货。”说着翻过那女人,当他看到女人的容颜
时,心裏一阵失神,嘴角的口水已经留了下来。

 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,可人的瓜子脸,一双丹凤眼犹如犹如一剪春水,一张
性感的红唇真紧紧的抿着。雪白的肌肤犹如婴儿般滑嫩,让高山低谷更显几分诱
人的魔力。唯一的缺点是小肚子上一条刀疤,应该是剖腹产留下的痕迹,不过当
眼光瞄过边上的小薰时,这道疤痕显出了一丝妖艳的魅力。看着身上仅有一套情
趣内衣的成熟女人,方天禄喉结一阵上下滚动。

  那女人此时扭动了下身体,摆出一个勾人心魄的造型,一衹手轻轻的拨弄着
躺在边上小薰的淩乱的头发,一边用性感的声音说道:“小帅哥,妳好猛啊,把
小薰操成这样,等会也要好好的操弄姐姐哦,姐姐好久没吃饱了哦。”说着一衹
手在平坦的小腹上来回摩挲,脸上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。“嘿嘿,放心,骚
货,老子等会让妳慾仙慾死,嘿嘿,”方天禄淫笑着。“呵呵,小帅哥,那姐姐
等妳来操了哦。”小薰妈妈随即张开大腿,双手开始轻轻抚摸起胸部,嘴张开着
做出呻吟状,眼神不断的勾引着方天禄,仿佛叫他快点去干她。“吼!!”方天
禄在熟女的极度诱惑下,怒吼的扑到小薰妈妈身上,“啪”的一声,胸罩已经被
方天禄粗暴的扯掉,紧接着那情趣内裤也掉到了地上,方天禄已经要粗暴的蹂躏
她,已经不想有任何的调情和前戏,对着这样的一个女人,他要做的就是用阳具
插进小薰妈妈的骚穴裏。

  “啊!!!”粗暴的进入,让小薰妈妈发出一声带点痛苦的叫声,不过更多
的欢愉,在她的眼睛充满了期待的目光。“小帅哥,撕碎我吧,蹂躏我把。用妳
的大鸡巴操死我……”“婊子,老子会满足妳的,老子今天晚上要操死妳们母女。”

  “吼……吼……”方天禄大声的喘着粗气,双手握住那硕大的奶子,哺过乳
的奶子特有的柔软让方天禄更加亢奋,十指紧紧的挤揉着,时不时拉扯那粒黑大
的乳头。

  “啊……好爽啊,,用力,,帅哥……小哥……用力操姐姐……啊……”方
天禄粗暴的动作,让小薰妈妈更加兴奋,嘴裏发出大声的叫床声。“操,婊子,
老子这样玩妳,妳是不是很爽啊?”“嗯!!!~~~~好爽啊,,小哥,妳这样操,
让小婊子很爽……嗯……~~~~用力,顶花心的感觉好爽……”“干,老子给妳来
个用力点的……嘿嘿……”方天禄说完,双手抓起小薰妈妈的分满的大腿,向上
抬起,让阳具能更加深入,然后方天禄深深的一下插入,并没有马上抽出,而是
扭动起屁股,呈圆形的碾磨起来,巨大的龟头直接顶着花心碾磨。

  “啊~~~~~~~~”小薰妈妈发出一声舒畅至极的欢呼,眼神裏满是欢愉,嘴角
不时的抽抽着。“啊~~~~~~哥哥,,小婊子叫妳哥哥,,哥哥,,妳的鸡巴好强
啊,,好硬啊……顶的小婊子爽死了……”“啊~~~~~ 哥哥,不要拔出去,妹妹
的骚穴裏好空虚啊,,小婊子的心裏痒死了,哥哥快点把大鸡巴插进去……求求
妳了……哥哥……”当方天禄把阳具拔出来时,小薰妈妈手足无措的哀求着。

  “骚货,弄个狗爬式出来,淫蕩点的,要不老子晚上就不草妳了。”方天禄
想到如此诱人的背部曲线,不玩小狗式太对不起自己,所以强忍着快感把鸡巴抽
了出来。

  “啊~~~ 哥哥,妳真坏,要把妹妹当小狗操……呵呵……不过小婊子就喜欢
这样的姿势……”小薰妈妈淫笑着说,然后摆出一个让方天禄目眩的姿势,这个
姿势让小薰妈妈所有的魅力再次提升一个档次,绝对能让男人精尽人亡。“操,
妳这小婊子,真他妈的骚,嘿嘿,当妳的老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每天晚上
抱着妳这样的骚货,还不是要短命几十年……”方天禄愤愤的说道,然后对着那
敞开的阴户,狠狠的顶了进去,重新感受到了被紧紧包裹的湿热快意。“操,老
子,操死妳,妳个烂婊子……”方天禄双手抓住小薰妈妈那丰硕的大屁股,就是
一阵快节奏的抽插。

  “啊……哦哦……哥哥,,妳的大鸡巴操的妹妹好爽……哦……”“啊……

  哦……别打妹妹的大屁股……不要打啊……好羞人……“”啪啪……“”啪
啪…

  …“方天禄已经不管不顾的拍打着……”哥哥……小婊子的大屁股被哥哥打
肿了,麻木了,,,不过小婊子感到好爽啊……啊……“方天禄抽插了20多分
钟,小薰妈妈依旧快意的欢叫着,淫水不断的流出,但是丝毫没有高潮的意味。”
干,小婊子,妳多久没高潮了?“方天禄边操边粗喘着问。”嗯~~~ 小哥哥,妳
怎麽能问这样羞人的问题,让小婊子我怎麽好意思说?“小薰妈妈故作矜持的说。

  “操,小婊子,妳给老子记住了,在床上老子就是主宰,妳是奴隶,老子问
什麽妳就乖乖的回答,要不然老子现在就把妳丢大街上去。”方天禄狠狠的威胁
道。

  “嗯嗯,小哥哥,妳好有霸气啊,小婊子好喜欢啊……啊……小婊子至从1
个月前和5个男人一起做爱高潮过一次外,很久没有享受高潮的滋味了……啊…
…帅哥哥,小婊子感到今天晚上,能好好的吃饱一次,小哥哥,再用力的操小婊
子,小婊子好像快要来了……”

  “干,真他妈的淫蕩,5个男人才能喂饱妳,那5个男人都是废物,废物,
老子这一杆枪就是干死妳,操!”方天禄开始粗暴的耸动起来,把小薰妈妈死死
的压倒床铺上,仿佛要把她死死的揉碎,然后揉进自己的体内。“啊~~~~好哥哥,
就是这样……小婊子……要来了……好哥哥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小薰妈妈发出
一身欢畅的叫声,身体一阵剧烈的痉挛,阴道裏再次喷出更多的淫水。

  “吼……老子也要射了……吼……”方天禄在小薰妈妈高潮的刺激下,终于
忍不住要进入第二次喷发,剧烈的耸动了10几下,“吱呀!!吱呀!!”的声
音响起,仿佛整张床都要瘫痪。“吼!!!!!!!”方天禄眼前一黑,发出一
声吼叫,龟头处射出一股热精,然后静静的趴到小薰妈妈身上。两人同时剧烈的
喘息着。“哥哥,妳好厉害啊,能一个人把妈妈操的高潮,还是先把小薰先操死
的情况下。呵呵。”不知道什麽时候小薰已经回过了神,此时两眼贼兮兮的看着
压在他妈妈身上的方天禄。

  “死丫头,嘿嘿,现在清醒了?要不要哥哥,继续疼妳啊?”方天禄狠狠的
揉了几把小薰还没完全发育的奶子。“嗯~~~ 好哥哥,不要操小薰了,晚上她被
妳玩的高潮了好几次了吧,可是小婊子才一次高潮,要公平点啊,小婊子也要好
几次高潮。”身下小薰妈妈发出娇媚的低语。“嘿嘿,妳们两母女都叫老子哥哥,
嘿嘿,爽啊,,等老子恢复下元气,老子今天晚上豁出去了,陪妳这两个骚货通
宵了。”方天禄带破釜沈舟意味的说道。“哥哥,妳真好!”小薰母女两同时叫
道。不眠之夜,方天禄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第二天早上,方天禄看着小薰妈妈带着小薰步履蹒跚的走出房门后,衹感觉
到一阵黑甜的睡意袭来,留下一个唸头:“日了,早知道叫那几个贱人一起来玩
了,嘿嘿,想当初咱恶狼3人组可是杀遍所有女人的组合,下次一定叫上他们两
个,一起玩母女花,当着小薰的后爸的面操这对母女花。嘿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YY恒久远……

              (全文完结)